兰考新闻网
日期归档
当前位置:主页>商业资讯>
进展太快,让她觉得不靠谱,他却用高超的宠妻技巧,让她获得幸福
来源:sowatchnet.com  阅读量:1920

”刚一到达门口,一声巨响就冲进了他的耳朵。当时,我没有听清楚。当我进去的时候,我发现何媛的家人堵在我家门口,吵着要我父母赔钱。

看到那些恶心的脸,我松了一口气,现在我的心已经冷却了几次!我心想,他们家真的闹鬼。我想在我爱上那个混蛋何源之前,我已经经历了很多代的厄运了!

我是否受了委屈并不重要,但现在我必须给父母带来麻烦。我不禁握紧了拳头。

看到父母在门口和他们争吵,我加快了进屋的速度。

"你看!快看。你有一个好女儿,好家庭背景,也不知道从哪里勾搭上其他男人,我们发现后,还是把我儿子打成这个样子。无论如何,你必须把林峰社区的房子转让给元儿作为补偿!”

听着何媛的母亲大义凛然的说着,我心里冷笑。这所房子,这所房子,最终,仍然是为了这所房子。我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勇气,让他们在做了错事之后变得如此热情。

当初我真的是瞎了眼,竟然选了何媛这样的人!看着父母被他们严厉训斥,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我不禁感到苦恼。

这是我的事,我不能让他们面对,所以我去找我父母,三下五除二。

顾山跟着我,但是看到何源的专横的家庭和他们说的话,她实在受不了,走上前和他们说话。

这时,我已经到了门口,因为顾山把何媛的母亲拉走了。当没有人阻拦我的时候,我直接去找我的父母,带着羞愧的表情看着他们。我看见父母无助地看着我。

当我转过头看着顾山和他的父母时,我看到顾山咬牙切齿地对何源的母亲说:

“在我听到哥哥告诉我你做了什么之前,我还在感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。现在看来,无耻这个词不值得你说,你是无赖,只有无赖才是无耻!”。

听了顾山的话,不仅何媛的母亲,连何媛也无法平静下来。

“你说什么?你从哪里来?处理我们的事务不是你的责任。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!”何媛的母亲很不平静地说道。

“你走开,如果你再打岔,小心我不跟你客气!”何媛听了母亲的话,用威胁的语气说道。

因为何媛和他的家人在我们来之前已经吵了很长时间,而且因为这会导致顾山和他们吵架,所以他周围的邻居都会出来看热闹。

他们只是听了何源一家的话,然后向我和我父母指出来。看着邻居奇怪的眼神,我感到很不舒服!我心想,这样下去是没有办法的。我必须让何源阻止他们。

于是他走向他的母亲说:“阿姨,不要再在这里胡说八道了。你怎么能说不存在的东西?”

然而,我没想到何媛的妈妈听到我说话时会变得更兴奋。她说得更大声,好像她想告诉世界,她自己做了所有这些好事。为什么?别让人说,你也别看着我儿子因为你被打成什么样!哼~难道你就是想忘记它!我告诉你不行!“顾山见我还是老样子,不能抑制何源母亲的寻找,也就看不见了,径直走到何源身边,扇他耳光,扇他耳光。

“何媛,你敢告诉大家你还是人类吗?你是一只野兽!不,你连动物和鸟都不如!

你欺骗了小毕的感情和她的房子。仅此而已。我没想到你会疯掉。小毕识破你要对她家撒谎后,你还想欺负她。你应该被打败!你现在怎么敢出现在她面前?“听了顾山的指控后,我看到何媛脸上有一丝羞愧,但只有几秒钟。几秒钟后,何媛依然平静。据估计,他鲁莽行事,因为我没有证据指控他。

他只听到他对顾山笑着说:“你说我想欺负林枭。你是不是有点夸张了?你有什么证据吗?”

“哈哈.我怎么觉得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竟是如此可笑!你说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对小舒的暴力行为,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小舒的欺骗行为?”,顾山也是冷冷一笑,回答了何媛的话。

“我身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。看我,青一块紫一块的,是林枭那个野人留下的!”何远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些好的证据,于是他理直气壮地对顾山说道。

"是吗?我猜这就是小舒的男人给你的教训!要不是那个人及时出现,估计你的暴力行为到现在也会得逞的!”,顾山一脸不屑地对何媛说道。

顾山没有看何媛的脸,补充道:“既然你一直说你没有对小毕施暴,那我们就直接去医院检查一下,看看小毕衣服上的指甲缝里有没有纤维,看看是不是你造成了小毕的伤,这样才不会诽谤‘好人’!”

听完顾山的话,我父母震惊地看着我。我担心这种事情,不管他们怎么想,总有一天会发生在我身上。看到母亲的心痛,我对她笑了笑。我没有继续说什么,只是向她示意。我很好。

从事件发生到现在的时间并不太长,所以如果你去医院检查,何源手里的纤维应该还在!

听顾山这么说,何源可能是心虚,有点害怕,因为顾山说他心里也很清楚。如果他想查的话,他肯定会查出来的。

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尽管这些话被远远的挡住了!看到儿子被打败,何媛的母亲不会袖手旁观。

于是母亲何媛对顾山说:“不管怎样,我儿子被那个男人打是因为她的林晓。怎么,我的儿子们都被打成这样了,让林枭来赔房子,我能怎么办?要不是袁儿和林晓在一起这么多年,我一个人陪这房子都嫌少!”。

房子,房子又是房子。在过去,我们可能会考虑他家人的情况,并适当地原谅他们。我不认为他们真的改变了他们的国家,改变了他们的本性。

当我听到何媛的母亲这样说时,不仅顾山,就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。

“你这个老女人,最好离我远点,因为我不会打老女人,但是如果你敢挑战我的底线,我不介意花点钱,那么有人会帮我的!”。

何媛的母亲听说顾山要花钱雇人打她,吓了一跳。她久久不敢说话!

何媛看到母亲被吓到了,加上累积的怨恨,冲上去给了顾山一巴掌。然而,顾山躲得很快,而何远没有搜索。

正当何媛站着不动的时候,顾山出现在他面前,用一只脚踢了踢他的裤裆。那只脚就这样踢在他的蛋上。

“啊~”被踢了一脚,何媛忍不住尖叫起来,急忙捂住下半身,以便减轻一点疼痛。

看到何媛痛苦的表情,顾山骄傲地笑了笑,然后对何媛说了句:“何媛,我告诉你最后一件事。虽然我见过凤凰人,但我从未见过如此无耻的凤凰人!”。

起初,我父母对何源一家攻击我感到很奇怪,所以他们就让他们在那里胡说八道,不知道如何回答,因为他们对整件事一无所知。

经过这次磨难,我的父母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!爸爸平时不怎么生气,现在看他的表情,很明显他已经到了暴怒的地步。

他严肃地对何媛说:“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。你全家应该尽快离开这里。否则,别怪我没礼貌!还有,你可以放心,我的女儿不会嫁给像你这样的畜生!至于房子,想都别想!到最后期限的时候,我会让小舒去家里!哼~。

当爸爸说完后,他直接带我进了门,不管他们走多远,他们都不会继续走。不过幸好从门口到现在,外面没有动静,估计已经来了!

客厅里,每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,一片寂静包围了每个人的身边,似乎是一个很好的约定,尤其是爸爸一直沉默到现在。

而顾山也没了刚才和何媛母亲吵架时的那种姿势,静静地看着我们。我不知道我妈妈花了多长时间和我说话。

“小婉,顾山刚才说的是真的吗?你还好吗?来给你妈妈看看!”我妈妈非常温柔地对我说。

我无法抗拒,所以我在母亲身边坐下,然后继续对她耳语:“妈妈,我很好,别担心,赫元没有成功!”。

如果我昨天放的话,我会在父母说完之前就开始刷眼泪,而且永远不会停止。

但是经过一夜的调整,我的心情好多了,我不能让我的父母有更多的心去躺在草地上。

“何媛对你做了这样的事。没关系。你最终还是好的。否则,我不得不拔掉那男孩的皮!不过,小毕,一直以来,你的眼神都不算太差,怎么找到男朋友了,却发现了这么一件冷血的事情!在那之后我能做什么?”。

我看见父亲终于说了一句话,但他是在想了很久之后才说的,因为从他的话中,我隐约觉得虽然表面上他在责备我,实际上他是在爱我!

空间有限!

全文作者微信公众号,碧琴阁,关键词,顾子婷

图片来源网,请联系并删除侵权行为。

友情链接:
兰考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sowatchnet.com 技术支持:兰考新闻网 | 网站地图